信息技术

新时代的Web3郑和下西洋:去非洲淘金

发布于:2023-04-03 点击量:948 来源:


非洲作为世界面积第二大的大洲(仅次于亚洲),占全球人口数量 20%。因此,虽然多数非洲地区经济并不发达,但一直也是各大 FinTech 公司的目标市场。随着 Crypto 行业的发展,自 2021 年开始不少项目将目光瞄准了金融基础设施并不发达的非洲,相比于因 GameFi 而大放异彩的东南亚,非洲似乎还在其去中心化金融道路上摸索。本文将介绍非洲 Web2 金融市场发展历史,梳理当前已驻足非洲的 Web3 项目及发展情况。

非洲因其并不成熟的金融基础设施一直以来都是 FinTech 公司发展的温床。与其让大多数民众流离成为「unbanked」的无银行人士,「短信金融」公司发明了用普通的小灵通,接收 pin 码验证就可实现收发钱款的方式,对于当地人民来说,这就是简易平替版支付宝。其中佼佼者便是在 2007 年推出的 M-Pesa 平台,这是一家由 Vodafone 和肯尼亚通讯公司 Safaricom 共同持股的金融技术公司。在肯尼亚、南非等非洲国家甚至是印度都有运营的 M-Pesa 仅在 2016 年在坦桑尼亚就有 700 万用户。不过传统金融公司似乎也陷入了「不可能三角」中,快捷的方式伴随着的是较为高昂的手续费,这成为该平台的发展瓶颈,更引起非洲低收入用户不满,也为后来加密货币的崛起埋下伏笔。

在金融支付领域,更快更便宜更大吞吐量是用户和商家的永恒追求。到了今天,短信金融虽然依旧是地方一霸,加密货币经过多年蛰伏加入了战场,以其跨国的结算水平和相对低廉稳定的手续费用,以更快的速度吸收到了更优质更有支付能力的用户,同时也在非洲孕育出了一批优秀的企业。在这些企业背后,都或多或少可以看到华人身影。超级企业和新兴 startups 都在非洲这个还未饱和的大陆上加快冲刺的步伐。

FinTech 在非洲:中国 Web2 的辉煌再演一次

中国科技投资人在非洲的布局至少可追溯至 20 年前,如今非洲很多估值超 10 亿美元的金融科技独角兽背后也有中国超级企业的影子。例如,10 亿美元估值的尼日利亚金融科技巨头 Interswitch 提供支付卡和数字支付服务。它处理尼日利亚的大部分电子银行、政府和企业交易,在 2019 年销售额超过 10 亿美元。2020 年,Interswitch 东非(肯尼亚)与银联国际在 2020 年达成合作,成为了银联在东非的第三方支付服务商。

再比如,成立于 2016 年尼日利亚金融科技公司 Flutterwave,再 2022 年完成了 2.5 亿美元 D 轮融资,投后估值为 30 亿美元。Flutterwave 处理大量非洲的跨境支付订单,在 2019 年与支付宝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进行中国和非洲之间的数字支付。所有的 Flutterwave 用户可以在其平台上选择支付宝付款,这给了 Flutterwave 一张通往价值 2,500 亿美元的中非贸易市场的船票。

另一非洲金融科技公司,尼日利亚最大的 C 端移动支付服务商 OPay 更「根正苗红」。这个「非洲支付宝」OPay 是由挪威的浏览器公司 Opera 孵化,Opera 于 2016 年已被中国昆仑万维集团收购,于 2018 年赴美上市,OPay 核心班子华人数量更不在少数。其多轮投资人皆具中资背景,包括美团、高榕、源码、红点、红杉中国和软银,等。OPay 最新融资 1.2 亿美元,投后估值 20 亿美元,CEO 周亚辉曾是昆仑万维和 Opera 的 CEO,在中国创业与创投圈赫赫有名,目前全职专攻非洲市场。

另一家由传音开发的 PalmPay 在非洲也参与了这场支付战场角逐。号称一年一亿的「非洲手机之王」传音在非洲一直风生水起,但是传音不满足于仅做硬件,布局全局生态,陆续推出了围绕在其身边的新闻聚合平台、浏览器等,旗下产品「非洲版抖音」Boomplay「霸占」了非洲人民的大量业余时间。传音又于 2019 年孵化出了尼日利亚的金融服务平台 PalmPay,可以提供电子支付、转账汇款等服务。2021 年,PalmPay 于 A 轮融资了 1 亿美元,投资人有创世伙伴资本 CCV、一些全球主权基金、云时资本等。PalmPay 是非洲增长最快的移动应用之一,常年在非洲 Google App 商店为下载第一名。

当然,中资不仅只是在非洲投资,投前投中投后一条龙,美国巨头和中国巨头也在非洲跑通了。2020 年 10 月,总部位于美国和爱尔兰的支付巨头 Stripe 以 2 亿美元的现金和股票收购了尼日利亚支付公司 Paystack。

科技金融公司扎堆非洲的原因也显而易见。非洲的基础金融落后与参差,大部分的商业贸易仍然使用现金。相比于亚洲 PoS 交易端现金使用率为 19.2%,欧洲为 27.4%,尼日利亚的现金使用率为 69%,不久前这个比例是 91%。在非洲流通的大量现金需要大型银行分支机构花费大量成本来储存。

除此之外,中国较为便宜的智能机和普通手机在非洲的普及也给科技金融生态提供了根本的便利。赚的盆满钵满的智能制造商(传音、华为、中兴、小米等)想要在自己的生态里推行金融,将金融生意放进自家的口袋也相对容易。更不要说数十年前早去非洲基建与贸易的大型企业和个人让中非贸易市场成为了一个非常需要更快支付手段的附加价值市场。无论做非洲本土结算还是跨国中非结算,当前这市场都可以说是蓝海。

如果说零售电商们在东南亚找到了 10 年、20 年前的中国井喷式增长,那么科技金融在非洲也已经或者正在复制这种高歌。

加密货币在非洲:「诸侯」割据的战洲

非洲似乎就是加密货币的天然沃土。因为金融基础设施的落后,所以非洲在新事物的接纳上反而阻碍更小,近 10 年非洲人民在产品使用上的习惯不断被打破、更迭... 他们也在寻找一种适合长期使用,便宜、便捷且安全的金融产品/支付方式。加密货币正在脱颖而出。

根据统计,使用加密货币从国外汇款到非洲的成本为汇款费用的 1%-3%,而世界银行估计使用传统汇款机构汇款 200 美元的成本为 9% 或更多。如果说低廉汇款成本吸引的是有转账刚需的普通家庭,那么 Web3 领域的市场空白和巨大机遇,更能吸引到非洲高知及精英人群。Web3 在非洲的确有很繁荣的潜力,越来越多年轻、受过教育和精通智能手机的非洲人迅速接受加密货币。非洲的加密市场在 2021-2022 期间增长了 1,200 %。2021 年火爆一时的 Axie Infinity,同样在非洲看到了可观的用户增长,其在加纳的玩家每月可以借这个 Play to Earn 的 app 获得$140-420 的收入,比该国最低收入要高数倍。

得益于非洲对 GameFi 的喜爱,一款 Play to Earn 的游戏平台 Jambo 出现在人们视野,该平台由刚果(金)26 岁的 James Zhang 和他 30 岁的姐姐 Alice 于 2021 年创立,Jambo 在斯瓦希里语中的意思是「你好」。Jambo 于 2022 年获得了 Paradigm 领投的 3000 万美元 A 轮融资,这也是 Paradigm 在非洲 Web3 市场上的首笔投资。Paradigm 投资合伙人 Casey Caruso 对此点评到:「我们在非洲看到了巨大的 Web3 潜力,很明显 James 和 Alice 处于独特的位置,可以为非洲大陆建立一个持久的入口。」姐弟俩希望将基于区块链的互联网版本 Web3 引入非洲,将 Jambo 打造成为一个 Web3 世界「非洲的超级应用程序,就像过去十年微信在中国所做的那样。」

除了想要做出非洲版 Web3 微信的公司,由华人 Vincent Li 创立的 Vibra 成为了非洲的新兴加密交易平台。Vibra 于 2021 年在 Pre-A 轮里完成 600 万美元融资,投资阵容既有业内被熟知的 Dragonfly Capital、Fenbushi、Hash Global 等,也有非洲本土的 VC。Vibra 由 African Blockchain Lab 孵化推出,而后者则是由 Everest Ventures Group(EVC)创立的,EVC 是香港私募和风投汇友资本拆分出来专注于加密投资和发展的分队,股东目前涵盖全球顶级五百强资管、巨富等,EVC 的投资列表中不乏 Sandbox、Dapper Labs 等大家耳熟能详的项目。

尽管手握顶级华人 Web3 资金和资源的创业公司在非洲发展如狼似虎,但非洲当地的政府势力也不容小觑,官方推出的各种服务和产品,正在一步步争夺外企 Web3 发展的空间。

尼日利亚央行是非洲和全世界央行测试甚至全面使用 CBDC 的领先央行。早在 2021 年,尼日利亚就成为了全球第二个使用 CBDC 的国家,全国推出了 e-Naira,目前铸造的 100 亿 e-Naira 里面共有 34 亿在市面流通。可惜非洲私有 FPS 实力太强,e-Naira 的用户使用率寥寥,用户使用率仅有 0.5%。e-Naira 的出世也没有根本上地解决尼日利亚的货币政策问题或者减少该国每年约 20% 的通货膨胀率。尽管如此,在 90% 的商业交易都是现金的尼日利亚,CBDC 的使用增速也很快。尤其在近期尼日利亚银行出现挤兑潮时,e-Naira 的使用率有显著增加。

在与私有加密结算的竞争中,尼日利亚央行的态度并不是支持甚至是打压。有一半的非洲国家对加密货币采取明令禁止态度。

在跨国结算中,中国央行在非洲也是一条猛虎。作为提升全球影响力的金融环节,中国一直在想办法提升人民币的话语权,希望能将人民币作为储蓄货币。尽管路漫漫,但从未言弃,中国在一带一路及其他跨国大型贸易中鼓励参与者使用人民币作为结算货币。在非洲的大型华企,如华为,已在售出的手机里(Mate40)增加了中国 CBDC 的钱包。所以之后中非的跨境结算也将能看到 e-人民币的身影。

目前,非洲有超过 200 个手机运营服务商,100 个手机钱包,更有超过 52 个截然不同的国家货币或其他类型货币。加密货币在非洲发展主要集中在尼日利亚、埃及、肯尼亚,而这三个国家本身文化也非常不同。加纳和南非也在版图内。尼日利亚是主要互联网故事的来源地,它也是最受 Y Combinator 投资青睐的团队成员来源地之一(排名第三),仅次于美国与印度。如果 Web3 项目要去非洲发展,可优先考虑在如上的国家设立办公地点。尽管分布广泛,但这里有一个统一,在非洲,50% 的手机和 70% 的通讯基建都是中国公司处理的,并且中国在 2000 年中就开始在非洲扶持资本和金融科技巨头。

所以在「诸侯割据」的非洲,华语力量不容小觑。综合市场情况来看,非洲还没有出现加密巨头,想要到达顶峰,也许是一片蓝海,甚至还未经历鏖战。除了做金融支付的延伸,随着非洲用户越来越多地接触加密货币和 GameFi 相关,能接触到金融设施的用户收入水平也随之增长。参考去年东南亚 GameFi 的发展势头,也许非洲将是第二个 GameFi 沃土。

从投资角度来看,根据《2022 世界投资报告中关于非洲吸收外资的情况分析》,流入非洲的外国直接投资 (FDI) 从 2020 年的 390 亿美元达到 2022 年创纪录的 830 亿美元,占全球 FDI 的 5.2%。在新冠疫情大流行导致的 2020 年外国直接投资下降之后,非洲多数国家和区域经济组织吸收外资迎来了温和地上涨。大额投资主要还集中在采掘项目、房地产以及新能源等国际项目。Web3 领域投资还处于起步阶段,

而投资的海外资金更偏向于有海外留学背景的非洲 Web3 创始人。尽管非洲的网络用户非常年轻而且增长迅猛,但从这两年披露的 Web3 领域投资信息来看,VC 们在非洲的投资额布局不足全球 3%。这或许也跟非洲复杂的政治及人文环境有关,但风险往往伴随机遇,全球投资市场日渐饱和的当下,谁有魄力敢于人先,或许就有机会一统非洲金融市场。

郑和七下西洋最远曾到达非洲东海岸,在全球化的今天,华人们也许可以考虑逃离过于拥挤的东亚和东南亚,而把目光放向那片」新「大陆。


【版权声明】:本站内容来自于与互联网(注明原创稿件除外),如文章或图像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第一时间删除处理!